停车场出入也需辨认车牌号码等信息

2020-05-23 12:53

停车场管理员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车主只需要下载“互助停车”app,登记车牌号码,然后在加载的地图上找到可用的车位,车位的收费标准也会一并显示,车主选定下单即可。每个车位可使用时长、时间不同,车主可根据需求选择对应的车位。租用车位后,车辆可直接驶入停车场,系统识别车牌后直接打开门禁放行,无需取卡。

据陶媛介绍,该公司首先会跟小区物业谈合作,并对小区内停车场进行微改造,安装车牌识别系统。她介绍,目前互助停车的利益分成是:50%给业主,剩下50%作为平台与物业的分成。业主的收入可转入支付宝提现。有业主称,每月出租停车位可获得300元左右的收益,部分业主月收过千元。

广州卡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陶媛介绍,公司运营的“互助停车”app则力图打造一个平台,使这种结对子的两两合作变成o2o的共享模式:业主通过在该平台注册,把可用停车位的时段通过平台发布出去,车主在平台上搜索可用的停车位,下单付费后直接停到业主提供的停车位上。

天河区丽景华庭是28个互助停车场之一。走在华穗路,远远就可以看见标有互助停车特约停车场的p字牌,并标明12元/小时,这个定价要比商业停车场16元更便宜一些。

不久前,广州政府刚刚完成车改,公车数量大大减少了。那么政府机关的停车位能否借此机会满足周边居民的需要呢?此前,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曾向广州市政协提交过解决停车难的建议,他表示“随着公车改革的实施,不少单位的公车没有后,停车场就空置了”,因而鼓励企事业单位将停车位对外开放,并实行市场调节价。

此外,对于学校方面的合作,陶媛表示她们正在跟一些高校进行洽谈,比如中山大学、华南理工大学、华南农业大学,但学校涉及的方面比较复杂,暂时难以打通。不过,目前与中小学的合作进展比较顺利,将来或可实现周六日中小学可以提供车位。

据了解,“互助停车”自2015年4月正式上线以来,已在广州开通十多个停车场,注册用户近5000人。其中,在“互助停车”平台上充值客户已达3000人。但广州有121万的停车缺口,依靠已开通的十几个停车场,还远不能解决问题。

“不是所有单位都愿意开放停车场给周边居民的,因为车子停到车库里就存在一个责任问题,刮了蹭了算谁的?”某政府机关的门卫赵师傅说。

陶媛告诉记者,单位主要还是担心安全问题,毕竟是政府办公地点,闲杂人等进出很不安全。

互助停车既能让业主赚到钱,也让车主能够以较低价格停车,但是记者了解到,业主群体对待互助停车的态度是有分歧的,这是推广困难的原因之一。不少业主不认同这种模式,因为担心让陌生车随意进入小区车库,可能会给小区带来安全隐患。

“互助停车理念最早来源于欧洲。”广州停车场协会副会长潘国璠在谈到“互助停车”时称,这种模式是对城市时间和空间的挖潜和利用,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“停车难”现象。

天河区丽晶华庭业主丁小姐认为,公平性问题值得商榷,并不是每一户都拥有停车位,将停车位共享出去,有车位的业主和物业都会获得一定分成,而安全风险却要所有住在该小区的住户来承担。而且,物业管理公司在什么事都不用做的情况下就获得分成,相当于在利用大家的公共资源来挣钱,而没车位的业主们并未得到任何好处。

不过,市政协委员韩志鹏对机关单位停车位对外开放并不是很乐观,因为车改后,公务员也会购置私车,那么机关单位的停车位可能并不会空置。

家住东山雅筑的张女士是互动车位服务的车位提供者,她告诉记者,在互助停车服务尚未进驻自家楼盘的时候,她已提前把车位出租,“周一到周五的上班时间,车位使用权就租给了一个上班族,晚上则是自主使用。”喜欢体验新事物的张女士在使用了互助停车服务后,她将车位在工作日晚上的使用权也共享了出去,“感觉更加新鲜,收入也差不多”。

“互助停车”也尝试过与政府机关单位合作。在“互助停车”app上,记者发现位于天河区天府路的一个单位小院就开放了共享停车位,不过普通车辆并不能预约成功。陶媛解释说,这个单位小院的车位只能供单位内的人员使用,因为小院本身的车位就不够,他们通过这个平台进行内部转让,从而使停车场得到更充分的利用。

陶媛坦言,她们最初跟小区物业谈合作的时候,也遇到不少阻力,甚至有业主共同反对。

海珠区泓景花园的林先生对物业同意加入共享停车平台非常不满,因为地下车库跟住房电梯是相通的。他担心如果有人想干坏事,就可以通过租用停车位的方式,绕过门禁,直接到达住宅楼。

尽管互助停车回应称,使用互助停车的车主需登记并核实手机、车牌等信息,停车场出入也需辨认车牌号码等信息,一旦出现问题可以及时找到车主。但林先生对此还是心存疑虑,认为此处存在漏洞。

“只能靠不断增加合作停车场的数量来支撑。”“互助停车”创始人李凯波坦言,现阶段宣传推广的困难相对较大,“新模式在讲解宣传上有一定难度”。